遊客: 註冊 | 登錄 | 統計 | 幫助
隱窩窩娛樂網



 
標題: 补习时遇到的母女
waerhuang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UID 1576867
精華 0
積分 1503
帖子 1256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8-1-26
發表於 2009-11-13 08:11 PM  資料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补习时遇到的母女

 
  记得我15岁那年,到我同班的的小女孩…小澜家为其补习当,小心细心指
导,而该小女孩亦很聪明,我的学习成绩又特别好,所以很轻鬆,另一方面,令
我有时间注意到她妈妈…罗太太,她丈夫在一间公司工作,经常出国,平时很少
见到。从小澜口中知道他爸爸又出国了。
  一天我正在聚精会神的指导,突然感到肚子很不对劲,于是需借一个方便,
祇好对小澜说:「小澜,我现在去厕所,你好好地在房温习。」
  「好的,你好好去,哥」当我出来后,原想回房继续教,但罗太太太就坐在
大沙发的中央扑香粉。罗太太见我出来就去冰箱倒杯果汁,端给我饮用。
  「谢谢。」我用玉手取接,跟着见罗太太一弯腰。
  我一看,罗太太玉手白嫩,十指尖尖,擦着鲜红色的指甲油,脸上涂抹厚厚
的脂粉和艳丽的口红,满身浓烈的香水脂粉味。因天气炎热,她穿一袭无袖,露
胸T卹,裙子下摆长及膝盖上三吋左右,短短的有点迷你裙之风味,粉腿大部份
裸露在外,露胸T卹内虽戴有乳罩,然而白晰的颈项及酥胸连丰满的乳房,大部
份清晰的暴露在外,我接过茶杯后放在茶几上,见罗太太抬起白嫩的粉臂,理理
下垂的秀髮然后又看电视。她雪白的腋窝下,丛生一片乌黑浓密的腋毛,我虽已
玩过了乾妈姨妈,她们显然很美艳。但欣赏如此成熟香艳脂粉少妇,真是性感极
了,看得我汗毛根根竖起,全身发热,阳具突的亢奋起来,忙坐在对面沙发上,
两眼呆视看着罗太太,双手按在大腿中间的阳具,不发一言。
  「小澜的功课如何。」罗太太娇声问道。
  「不会比其它同学低。」我口里应着,但双眼直视罗太太迷你裙下摆,两腿
中间。此时看到罗太太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的,微微张开了六、七吋宽,粉红
色的三角裤,上面一层黑影,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户的轮廓,很明
显的展露在眼前,看得我是魂魄飘盪,阳具坚挺。
  「小澜的功课你要多多指导。」罗太太此时尚未发现我异样的眼色,又娇声
道。
  「这个……没问题,为漂亮太太女儿服务是我的荣耀,太太你好年轻、艳丽
啊…」
  「真的?你没骗我吧!我都三十多了,还把我说得如此年轻、艳丽。」
  「不,罗太太一点都不老,看起来像二十刚出头的少女一样,和你的女儿站
在一起,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妳们是姐妹呢!」罗太太听得微微歎气:「你会
讨我的欢心,可惜我已嫁人!如果晚生几年的话,我一定开心死!」
  我一见,知道她动情了,心想机会来了:「罗太太,要开心话都不成问题祇
要你肯尝尝看就水到渠成。」我边说,边站起来走到罗太太身边,一屁股就坐在
她旁边,不管她的反应如何,骤的抱着罗太太,吻上她涂满艳丽口红的樱唇,右
手在胸腹之间来回抚摸着。
  「嗯……嗯……不要嘛……不可以……不……」
  罗太太太摇头晃脑的挣扎着,最先有力的挣扎,闪避着我的嘴唇,慢慢的力
量减弱而停止闪避,任由拥吻抚摸,张开樱唇把香舌送入我口中,二人尽情吸吮
着对方的舌尖。
  于是得寸进尺的我,顺着低胸领处直闯而入,摸着了真实的乳房,美极了,
又嫩又滑的肥奶,奶头大大的,被捏得尖铤而起,硬如石子,顺手把乳罩的扣钩
也解开,再用双手来拉T卹时……罗太太如梦方醒,骤的挺身坐起,衣服及乳罩
马上滑落下来,一双白嫩肥大的乳房显露了出来,她赶忙拉上衣服来盖住双峰,
粉脸羞红、气急心跳,喘喘而道:「不要,小澜在房温习,你想把我怎样啊…」
  我嘻皮笑脸地说:「我已给她很多功课做,不会出来,何不好好享受?讲真,
我的能力不错,可以维持1小时以上,包保令你死去活来」
  「放心啦!你不想惊动小澜出来看的话,就一起玩吧!」罗太太「啊…」的
一声,要去拉衣服时,我一见,那能错过良机,忙用双臂搂紧罗太太,跃身而起,
张开大口将一颗艳红色的大奶头含入口中,又吮又咬,平时罗太太也爱在乳房上
搽脂粉涂口红,因此奶头非常香艳。
  我另一隻手则伸入裙底,插入三角裤内,摸到了高突的阴阜及浓密的阴毛上,
中指插入阴道扣挖,食、姆二指再轻捏阴核。罗太太被上下夹攻得:「啊……
  停……停……手……快……别这样……你太过份了……啊……你……」她一
边挣扎,一边喘叫,淫水被扣挖得流了我一手,奶头也被吸吮得硬涨坚挺,全身
酥麻,慾火快焚烧起来了。
  我捉住她的手儿,牵到我的底下。让她摸到我硬硬的阴茎,罗太太的手儿缩
了一缩,但终于隔着我的裤子握住了我的肉棍儿。我又缩一缩腰部,罗太太的一
对手都伸入我的内裤里头。软绵绵的手儿捉住我硬梆梆的阴茎套了一套,而我就
伸手摸向她的酥胸,从她的衣领口伸进去捉住她的奶子,用手指撩拨着她的乳尖。
  罗太太肉体颤抖着,想把手抽出来撑拒,可是我涨一涨肚子,就把她的双手
夹在我的腰带间而动弹不得。跟着就捉着那两团软肉又搓又捏。
  罗太太双手被困,唯有任我肆意轻薄。跟着我又用手沿着罗太太的裤腰伸进
她的内裤里头。先是摸着浓密的阴毛,继而触及滋润的大阴唇。我刻意地用手指
在她的阴核上揉了揉,搅得她一口淫水从阴道里直冲出来,把我的手掌都润湿了。
  我放开了罗太太的双手,将她抱上沙发床上,伸手就要去脱她的裙子。
  罗太太捉住我的手说道:「别在这里把我脱光,难看死了!」我唯有把她的
裙子掀起来,祇将她的内裤脱下来。哇!祇见罗太太两条雪白的大腿尽处,乌油
油的阴毛拥簇。那鲜红的肉洞儿,已经玉蕊含津馋涎欲滴。看得我更加性慾冲动,
我急忙拉开裤链,掏出硬起的阴茎,将龟头抵在惠玲的阴道口,屁股向着她的阴
部一沉。祇听到《渍》的一声,我的阴茎已经整条插进罗太太阴道里头。罗太太
也「阿哟!」叫了一声,激动的把我身体紧紧揽住。
  我见她享受得意忘形于是说:「小心,别太大声!被你女儿知道就麻烦了」
  我持续让阴茎在她的阴户里活动,罗太太粉面通红。微笑着用媚眼望着我,
看来十分满意我侵入她的肉体里。我捉住罗太太的玲珑双脚,将她粉白的大腿举
起,粗大的阴茎纵情地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送研磨。罗太太忽然肉紧地搂抱着我,
肉身颤动着。我也感觉出她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液汁,浸淫着我的阴茎。
  我知道罗太太到达了性交的极乐景界,便暂停对她下体的姦淫,俯下脸儿,
贴着她的涂了大量香艳口红的嘴唇将舌头度入小嘴里搅弄。罗太太冰冷的嘴唇无
力地和我亲吻着,底下的肉洞也一慑一慑地吮吸着我插在她肉体内的阴茎。
  罗太太说:「我在上面弄你好吗?」我一声好之后,罗太太已经主动的趴到
我身上,手持阴茎对准她的肉洞口,然后坐下来,将我的阴茎一寸不留地吞入她
的阴户里,接着更有节奏地让臀部上上落落,使我的阳具在她阴道里出出入入。
  玩了一会儿,罗太太停下来喘着气说她不行了。我就把她贴着我的胸部搂抱
着,然后让阴茎从下面向上挺动着,继续我们的交欢。罗太太也知趣地配合着我
的动作将她的私处顶向我的阴茎,务求使她的阴道儘量套进我的阴茎。玩了一阵
子,她也把舌头伸进我口里让我吮吸着。终于我也舒服到极点,腰嵴一阵酥麻,
阴茎一跳一跳的,把精液射入罗太太的阴道里。
  我带着倦意,翻身从罗太太的肉体上滑下来。她拿过纸巾,体贴地为我抹乾
淨阴茎上的爱液,然后才摀住被我搅得一塌煳涂的阴户走进洗手间。一会儿之后,
罗太太走了出来,我也起身穿上衣服。我搂着她打趣地问她今晚还要不要和老公
玩性交。罗太太笑着打了我一下。
  我抬起头来问罗太太:「插得你开心吗!」罗太太睁开媚眼儿说:「不告诉
你这小鬼头。」
  我又问:「我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罗太太又合上眼皮说道:「都被你插
了,怎麽还要问人家这样的羞事。」从这次之后,我和罗太太就常常找机会偷情。
  有一次正当幽会时,小澜在房间有功课不明白就出来客厅想问我。而我和罗
太太在沙发偷情,当我们玩得正开心,房门忽然打开,小澜从里面走了出来。一
眼看见我的阴茎还插在罗太太的阴道中,不禁叫了一声。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
想夺门而出。不得了!好在,我和罗太太祇是脱下短裤和迷你裙,幸好及时穿回。
  当真险象环生!于是罗太太即问小澜有何事:「小澜不要出来,等会儿哥哥
就入来。快点回房。」
  我说:「幸好这小姑娘当真听话,只看到一点点!应该没怎样?」罗太太亦
同意:「应该没事的,待会好好教她就是。」往后的日子,我和罗太太需更加小
心!不能再有差错,否则事情就麻烦了!
  但好景不常,几日后罗太太打电话给我。她很怕的说:「昨天小澜问我,补
习的那天我们在沙发上做什麽?你说怎麽办,如果她对爸爸说!那我们完蛋了」
  「到了这关头,我也无计可施。我祇好般到学校宿舍和同学住!等事情完结
后再回来,但你就无论如何都要留在家中!」我说罗太太咽喉:「你就可以一走
了之,那我怎样?我不给她爸爸打死才怪。」我想:「这没办法,你说怎可令小
澜不说出来?难道毒哑或是杀了她吗?」罗太太想了想又说:「如果她和我们同
流合污,那就OK!这样便宜了你,我想小澜祇有15岁。应该仍是处女!便宜
你吧!给你干了她的处女!」
  我真的闻所未闻:「你跟我开玩笑,那是你的女儿。这样不太好呢!」罗太
太反而说:「女孩子早晚都要给人家插,有什麽不好。我自已14岁就失身!那
有什麽大不了!」
  你说这话当真有麽意思,我多次看到小澜时,全身发热,小(阳具)就亢奋
起来,如果可以插一插她该有多好。」
  「小冤家,我本来是想你来教小澜功课,谁知我俩发生了肉体关係,你这条
大宝贝来安慰我,你不是我命中的魔星吗?」说完眼泪涔涔而下,楚楚可怜,真
情流露。
  跟随这几天,我和罗太太商量了个引诱小澜这小处女入局的方法。到了时机
成熟的一天!那天早上罗太太对我说「经准备好了,我已把你的四、五级淫秽书
及CD都放在家里。到她看得火红火烧时你就可行动了!到时记得我这个媒人吧!」
  我哪会不报答罗太太的一番安排。好吧!今天早上先给一点好处!于是我与
罗太太相拥进房,她先再浓脂艳抹,搽了很多艳丽的口红。然后上床去热烈亲吻、
爱抚,终使已平息的慾火,再度暴发,随之再度展开战火。
  我翻上罗太太之娇躯,提高两条粉腿,手握阳具,先再阴核上揉擦一阵,只
痒得罗太太肥臀乱扭。
  「宝贝……别逗我了……小穴里面……好……痒……快……快……插进去吧
……」
  「哎呀……轻点……痛……痛死了……」
  「才进去一个龟头呢……真的这样痛吗?」
  「你不知道,你的龟头有多大……塞得满满的……」
  我也知道罗太太之阴道窄小,再看她粉脸苍白、咬牙皱眉,现出满脸痛苦的
表情,于心不忍的道:「可能太紧张……你真的这麽痛,那我拔出来好了。」
  「不……不要拔出来……让它在里面泡……泡一会儿……就像现在……这样
……停住不要再动……就不会那麽痛了……等水多一点……再动……乖啊……」
  罗太太嘴里虽然叫痛,但双手像条蛇般的,死死的缠着我,用胸前一对肥奶,
磨擦着我的胸膛,细腰肥臀也扭动起来了,小嘴含着我的舌头吸吮,增加自己的
快感,以备应接激战,她只感觉到我的大鸡巴,像条烧红的火棒一般,插在小穴
里面,虽然有点涨痛,但是又有点麻痒,由阴户的神经枢纽,直达全身百骸,舒
畅极了,淫水缓缓而出。
  「啊……好美……好舒服……你动吧……妈……要你……再插……插深点…
  …」罗太太粉脸娇红,媚眼含春,淫声浪语,嗲劲十足,那淫荡的模样,真
是勾魂荡魄,使人心摇神驰,非大块朵颐才得为快。
  真想不到平时端庄的罗太太,做起爱来,是如此骚浪、淫荡、销魂蚀骨,看
的我禁不住慾火高涨、野性大发,再也无法怜香惜玉、温柔体贴,于是挺动屁股,
用力一顶,一插到底。
  「噗滋」一声,接着直听罗太太娇叫:「哎啊……心肝……这一下真……真
要了……妈……的命了……」
  小穴里,淫水都被大鸡巴迫压出阴道外,流得二人的阴毛及大腿两侧全湿了。
  不由得她娇呼出声:「啊……真美……要你肏……我的小穴……小穴好痒
……
  动……吧……乖……」
  眼见罗太太之骚媚淫态,刺激得他慾火更炽,阳具硬得涨痛,也暴发了男人
原始的野性,挺动腰臀拚命抽插,次次到底,下下着肉,罗太太的小穴,就像个
肉圈圈一样,把整条大鸡巴紧紧包住,每当顶到底时,花心一闭一合,吸吮着大
龟头,再配合抽插时《噗滋、噗滋。》的淫水声,真是美妙绝顶。
  我插得的全身汗如雨下,气喘如牛,拚命苦干,是舒畅极了,全身每一个细
胞都在蠕动飞跃,连续不停抽插了两百多下。
  「哎呀……哥……仔美死了……会插穴的……你真要奸死……我了……呀…
  …我洩……洩了……」
  美得罗太太双手双脚死死缠绕着我,玉齿狠狠咬着我的肩肉,全身一阵痉挛,
飘飘欲仙,进入晕迷状态,乐得芳魄出窍、云游太虚。我自己也在一阵畅美晕眩
中洩精了。
  罗太太被强有力的热精,射入花心,烫得她又是一阵颤抖:「啊……好烫好
有力的甘泉……射得我的花心……真舒服……真美……」
  「亲爱的罗太太,你舒不舒服、满不满足?」
  「我好舒服,好满足,亲爱的小丈夫,我好爱你。」
  「我也是好爱你,你的小穴好美,尤其是那一大片阴毛,真迷死人了。」说
着伸手抚摸阴毛及阴户。
  「弟……想不到这条阳具也好棒,刚才你的表现真惊人,时间又长,如果我
是小澜,非被你肏死不可。」
  「罗太太,你老公跟你玩得痛快吗?」
  「他呀!一点用都没有,阳具才四吋多长,也不太粗,体力不济,三、五分
钟就洩了,没味得很,弟……希望以后你多给我一点安慰,心肝,经你肏过一次
后,使我以后不能没有你,真想让你这条大宝贝,能天天插在我的小穴里,才心
满意足,爱人,能答应我吗?」
  「好,我答应你!」
  其实我的性知识,都是在这位有十余年性经验的少妇调教之下,心想下午要
去插处女了,真是又惊又喜。下午,小澜正在家里观赏一个影片的时候,我故意
说考试快到要加紧补习。小澜已经满十四岁了,所以她那原本平坦的小胸部正开
始发育。我想她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牛仔裤上鼓胀的部份,我在房间里一边教书,
而且不断的用一些诱惑的言语来挑逗和取笑小澜。搞得她脸蛋儿飞红,煞是可爱
极了!我心里当然想尝尝这位处女新鲜的禁果,但苦无良策可施。心想来一个突
击,把着小澜的手放到我的阴茎上,小澜像触电似地将手缩回去。
  我嘻笑地对小澜说:「你很漂亮,再搽点脂粉口红会更艳丽,你看你妈妈涂
脂抹粉后多漂亮!来,哥哥帮你涂口红。」于是我抱起小澜为她涂口红,然后我
和她接吻起来,她的手已握住我的阴茎。
  「你看了整天的四级电影!来一个实习吧了!哥会令你快乐无比。」刚才虽
然在罗太太的体内射了,但是我一点也没有精力枯竭的现象,小澜火热柔软的娇
躯一贴上身,我的肉棒立刻硬挺得像根铁棒,只想着寻找突破口。
  我把转过身子,大腿缠了上来,用苗条柔软的大腿夹住我的肉棒,双手勾住
我的脖子,整个身子完全挂在我身上,两条腿上下摩擦,胸前两团肉不住地蹭着
我的胸膛,弄得我热血沸腾,按住她的屁股,就要把肉棒插进她窄小的肉洞里。
  小澜其实都已经心知肚明,这几天日日看四级电影。心理上亦想一发不可收
拾!给我几下的搅搅,已经春水不住的流出来。现在不用说其它了,先插一插才
是。小澜虽有一点不愿,但没有反抗的动作。于是我那一条硬梆梆的阴茎,已经
整条不由自主地刺入小澜的阴道里了。这时小澜赤裸裸坐在我怀里,她那未经人
道的私处紧紧包容着我的阴茎。我的手滑到了小澜尖尖的屁股蛋上,手掌挤进了
两腿之间,轻轻地抠着小澜的菊花眼,她屏住呼吸,并没有阻止我的行动,反而
主动和我接吻起来。
  我的另一隻手将她缠住我肉棒的大腿分开,提起屁股,使肉棒抵在了小澜的
小穴外,两片柔软温热的阴唇紧紧地贴住了我的龟头。她那里热乎乎的好似火炉,
看来妹妹已经准备好让我进入了。
  我一言不发,祇是不停地揉搓小澜的乳房,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来回打转。小
澜的呼吸又急促起来,呼出的热气喷到我的脸上。
  小澜的身体犹如火一般热,大腿不断地摩擦我的肉棒,挑动我的慾火。
  由于兴奋,她的身体已经有些紧张了,我可以感到她的小腹绷得很紧,紧贴
着我的小腹,将火一般的热情传递过来。
  小澜的身材远称不上丰满,但是很令人爱怜,令我只想温柔地、小心地呵护
她,不想令她受到伤害,只想和她痛快地接吻。我觉得非常温软而舒适。搞了几
下,小澜说:「好痛哟!不行啦!」说着就停住了。
  我捏小澜的奶子,再摸我和小澜交合着的地方。搞得小澜浑身抖动,底下那
祇小肉蚌也松一紧地慑吸着我的阴茎,这样玩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说:「小
澜的小肉洞好利害哦!我快要射出来了。」
  我的身体紧张到了极点,终于舒舒服服地把一股精液射进小澜刚刚开苞的鲜
嫩阴户里头了。当我看见雪白的面纸上血渍斑斑。
  后来经罗太太引导下,小澜18岁的姊姊婉芬没多久都被我破瓜。那是在罗
太的精心安排和小澜的配合下完成的。
  哪天,婉芬穿着一间白色的的丝衣,整个人看起来像一朵百合,婉芬里面只
穿这薄薄的内衣裤,她那绝美身体若隐若现。
  「姐姐你好美呀,我如果是男的一定娶你。」小澜笑着说。
  「小鬼头敢取笑我瞧我怎麽治你。」
  「姐姐我们一起洗澡吧!你帮我脱衣,我帮你洗就像以前一样好不好。」婉
芬内心隐隐觉的有些不妥,但不忍拒绝这个小妹妹便道「好呀!」
  婉芬说完便去提小澜解衣帮她轻轻褪去那间浅绿色的外衣,小澜里面也只穿
了一间窄小的内衣那内衣实在是太小太薄了,两个丰满的乳房简直快把内衣撑破
了内衣把她身体那条柔美的曲线完全暴露出来,包括最隐秘的部位。
  婉芬这时才发现小澜已经完全是个成熟的女孩子了。婉芬帮小澜解开内衣,
两个乳房就像绷紧了的球一样弹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使婉芬产生一故前所为有
的兴奋,她开玩笑的轻捏了一下,小澜不自禁叫出声来:「啊…姐姐你好坏。」
  婉芬突然有一吸吮那个乳头的冲动,她不敢多想连忙替小澜褪下内一,由于
小澜是扬着身子的,她那小浪穴完全呈献在婉芬眼前,俩片鲜红的肉唇遮挡这桃
源洞口,而婉芬发现小澜那里一根毛髮也没有。
  小澜站起身跳进水池中「姐姐好凉快呀。」婉芬褪下衣服也跳进水池:「我
帮你洗吧!姐姐。」
  也不等婉芬说话,便用香皂替她搓起来,小澜的小手又柔又软婉芬觉的就的
舒服了,俩人靠的很近,小澜的乳房不时碰道婉芬的背,使她觉得自己快要被溶
化了。
  小澜替她搓完背,又说道:「姐姐这会我全帮你洗!」说完又在婉芬的乳房
上涂上大量香皂,并揉起来,婉芬的乳房很大,小澜一个手都握不满,祇得用两
隻手,然后小澜就用自己的樱桃小口,去含婉芬那涂满香皂的乳头,婉芬正陶醉
在小澜的抚摸下。
  然后小澜又用香皂涂抹婉芬的阴穴,涂了又涂,抹出大量又香又白的泡沫,
又把手指插入阴穴里,婉芬的乳房阴穴一起被玩弄,感觉极为舒服,她闭上眼睛
张开嘴巴在陶醉。
  不知何时,含住她那涂满香皂的乳房和插弄淫穴的换成了我,接着我接吻了
她那涂满香皂的脸,我那硬挺得像根铁棒的肉棒立刻塞进婉芬的淫穴中插起来。
  等婉芬发现,已经晚了婉芬冲干净身体回到房间,过了一会,她往脸上搽了
点脂粉,涂上口红便上床。
  床上放着一本丝质封面的画册,婉芬漫不经心地翻开一页。
  「哎呦」她大叫一声,满面通红。她感到彷彿全身的血一下子倒流而来,原
来那是春宫画。
  第一章描绘的是,一个像是主人的英俊男子,赤裸着约有两臂大的阳具,许
多女佣人围绕着那男主人,每人手拿樱枝,敞开全裸的股间,以各式各样的姿态
暴露阴部躺卧着。一支蝴蝶在豪华的房间内飞舞,男主人的意思似乎是蝴蝶停息
在那一个女佣人手上的樱花,我就要和那个女佣人寻欢作乐的样子。
  婉芬的眼睛,不知不觉已被吸引似地注视着画面。她的嵴背上觉得似乎有急
促的气息,股间也不由得开始濡湿了,她的心脏继续怦怦跳动,脸上忽而有如燃
烧的火热烘烘的。
  这时特地绕到她的背后,隔着她的肩膀翻开下一页。
  我看到婉芬有如燃烧的的样子,便用左手紧握她的手,把另一手冷不防插入
她的下腹部,探索到稀稀疏疏的草丛地带。
  「婉芬」我温和的叫了一声。
  「嗯…」婉芬祇是应了一声,又默默不语,她一语不发低着头注视那画册的
春画,她呈现弯腰的姿势,使我的手无法达到自己所需求的部位。我认为如此必
然徒劳,于是手从下方伸入,便轻而易举开始玩弄那个部位。婉芬被对方这麽揉
弄,一点儿也不抗拒,她迎上腰,两股往左右扩大,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似注
视着春画。
  我对她这种不动情的态度,感到轻微的反感,因而越发刺激我的慾火。我的
情绪很不稳定,胡乱玩弄婉芬的玉门,她一开始便湿濡濡的,就如同拔掉塞子的
浴槽,排泄大量的淫水。婉芬已满头大汗,两眼已出了神,只任那男人摆弄而气
喘喘的。
  我认为时机已成熟,便把先前就勃起而硬梆如石的一物,就那麽从后面插进
去。婉芬「哦!」的发出一声,脸伏在画册上,面红耳赤,喘不过气来,接着那
一物很顺畅地插到尽头,婉芬巧妙的接纳我的阳物,而灵巧自如的应付对方。
  于是我把手搭在婉芬肩上,往胸前一拉,更加勐烈的继续抽送,两人的股间
发出迷人的淫声。也许那淫声把婉芬引导至更快乐的顶点,她忽地发出「呼!」
  的声音,暖和和的淫水从深处不断地流出来。我有如被她所诱导,也勐烈的
射出积存得多日的东西。
  不多久,两人重新站起,面对而坐。婉芬把散乱的头髮抚上去,窥视对方脸
似的娇媚发笑。
  「婉芬,你是头一次吗?」
  「嗯…刚才不是来过第一次了吗?」婉芬害羞似的低下头,满面通红。
  「你是不是已有经验?和你的男朋友。」
  「哎呀!我怎麽有那样的经验呢?」婉芬有一点生气,埋怨似的盯着我看。
  我轻轻的点头,以讥讽的表情发出微笑,我因为特别喜爱美艳又浓脂艳抹的
女人,我下决心尽情玩弄婉芬,就在那一瞬间,我股间的一物又勃然地开始澎胀。
  婉芬害羞似地在脸上搽脂粉涂口红。我向她贴近过来,然后,把手搭在她的
肩膀,用两手捧着婉芬的脸,即对花苞似的嘴唇接吻,以热切的语气低语:「我
们再来玩一趟!」
  「我不要!!」
  我不管对方意向如何,硬拉着她,但她也不拒绝,于是,我立刻把她推倒,
使之仰卧,毫不留情地挤进去,又把衣角往左右捲起来,使得婉芬的肚脐以下全
都赤露,红色的腰带在雪白的肌肤,显现那妖艳的娇态。
  我发疯似的推开她的大腿,把自己的下半身紧贴在她的下半身,即把自己翘
起的那一物,贴在玉门,一口气攻进去。我的阳物虽怒胀,但因刚才溢出的淫水
太多,一滑熘便插到底了。
  我向来嫌恶平澹无奇的性行为,我把玉门底部插了一会儿,便抽出自己的巨
根。我弯着上半身往后挪,使嘴贴在女方闪闪发亮的玉门,即拚死拚活地舔起来
了。
  她的美艳勾起我的肉慾,婉芬祇是闭着眼睛,任我摆佈。
  我的那东西,显得大大的勃起而硬梆得令人吃惊,因为我的巨根已具备如同
穿戴盔甲一般的威仪。我以稳定的态度,涂抹厚厚的唾液,但不愿立刻採取行动。
  我把那头部贴在花门,一来一往地摩擦阴部的上面,摩擦时又时强时弱,千
变万化给予磨擦。
  由于我使用这种特异的东西来巧妙的摩擦,所以婉芬的阴部便感到异样的兴
奋,不断地蠢动而涌出的淫水把阴部染得潮溼不堪了。婉芬一开始便闭着眼睛,
所以不知道我企图什麽阴谋。
  她只感到快活,那是有异于平常的快感,婉芬着急的不得了,为何对方还不
插入,祇好皱着眉喘气。
  我一点点一点点开始摇摆腰部。然后,每隔三次有一次,或每隔五次有一次
大力顶撞,并渐渐加快速度,而且增加其深度。我经常惯于望望发出淫声的交合
部位,或是为畅快的苦闷而变化的女人表情,为所欲为地给予玩弄。
  婉芬无法应付来袭的快感,终于咬着牙也禁不住发出呻吟声。她有时抬起屁
股,不断的摇摆,为着不断来袭的快感,溢出大量的淫水,男方的一物已完全埋
在内部,悠然自在地反覆抽送。
  女方的玉门已溢出大量的白泡沫,所以响起吧喳吧喳的响声,我看出婉芬已
完全投入了,这才把女方的腿高高地扛在肩上,把上半身骑在女人身上,抱住女
人的肩膀,大大的从小口往内部深处撞上去,她紧闭着的眼睛溢出了眼泪。
  现在,我把浑身的精力,对准那玉门,时深时浅,乍缓乍快,尽其秘术而攻。
  婉芬没命的抱着我的脖颈,勐烈的扭动腰。保龟头胡乱搔她的内壁和外阴的
秘肉,不停抽送。
  婉芬感到自己未曾经验的敏锐快感,一阵阵的痛快渗入体内,她感到血肉打
成一片而溶化似的感受,死抱着我的身体,摇摆腰而咬着牙齿。她气喘喘的上气
不接下气,披头散髮,一会儿抽抽搭搭地哭着,一会儿又欢天喜地而扭动身子,
阴部热烘烘的,溢出淫水甚至发出微微的响声。
  溢出来的淫水沸腾,而冒起白泡沫,从她的阴口而至臀部,大量地濡湿了那
一带地方。婉芬遭到这意外而毫不留情的攻势,也许生命之泉也乾涸了,几乎陷
入昏睡状态。她闭目而横卧着,但是身上微微抽动,显得似乎在陶醉于快感的余
韵中。
  不多时,我抱着婉芬的肩,骑上去,再次把腰摇摆起来。片刻,我以骑在婉
芬身上抱起她疯狂接吻起来。
  我这个小小的调情圣手,对于处女之风味与中年妇人之韵味,各有不同,少
女好似青苹果一样,吃起来有点涩涩的,中年妇人就好像水蜜桃一样,吃起来香
甜可口。虽然三母女都和我有一手,但各有各的味道。34岁的罗太太成熟,做
爱合适。有技巧!18岁的婉芬和我年龄配合,可以做得尽情。14岁的小澜幼
嫩无比,非常鲜嫩。真是精尽人亡都无所谓。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1-25 09:45 PM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YinWoWo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 5.5.0  c 2001-2007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