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客: 註冊 | 登錄 | 統計 | 幫助
隱窩窩娛樂網



 
標題: 我与网友的一夜风情
huren456789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683694
精華 0
積分 5
帖子 8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6-7-18
發表於 2007-1-11 09:47 AM  資料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我与网友的一夜风情

小弟我很早就在摩洛客上看贴了,只是断断续续的。经常看各位大哥在上面分享自己的快乐。今天我也想来分享一下。说说我第一次与我网友的一些经历。
$z:{u?T     我叫锋,在常州一家民营企业工作,负责技术开发。我26岁,按说年纪也不小了,可是却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可能大家也不会相信,可是事实就是这样,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有人问我,我总是说可能我的情商比较低吧。呵呵,说实话男人没有一个情商低的,除非弱智。
5F ibTr7BV摩洛客中文论坛 》》》暫時關閉注册中     我在公司里经常上网,下载电影啊,聊QQ啊。工作无聊的时候就是这样子。在QQ上我从来不主动加别人,但我的QQ里人就是多,都是人家找我的,没办法。我的这个网友叫静,我叫她静儿,一个与我有一段风花雪月的女子。记得那天也是她加的我,我接受后就没理她。当时我正在画一套新品的CAD图,烦的很,部门老大催的急,马上要发给外协打样的。z;h&~{#L
※×())×※…………经过我一番的辛苦努力,样图总算是打出来了,马上签字、盖章、晒图、发外协。又是一番前后奔走,搞定了。总算可以歇歇脚了。回到座位,冲了一杯牛奶,长长的舒了口气,已是下午快5点了。看看QQ有个消息,是静儿的,(她的昵称叫做暗夜天使,有点颓废的感觉。我本不想公开她的QQ,但看看QQ上用这个名字的无数,也就无所谓了。)几个小时以前发的。出于礼貌,我回了个消息。没想到她还没走(隐身的)很快回了我的消息,很生气的样子,说我太嚣张了,加了她也不理她。我就和她解释说我工作忙,一时间忘记了。她回答是:“哼,鬼才相信你在干什么”。小丫头看来还是很有脾气很有个性的。我说:“我真的一直在忙工作的,你不信也没办法啊。我向你道歉好了,并发了一束玫瑰花过去。”她回复说:“好吧,就原谅你这一次,下不为例。”就这样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很久,时间都忘了,连加班饭都没有去吃。但聊的却是很开心的。快下班的时候她给了我她的手机号码,叫我发短信聊,这样就不受时间、地点约束了。从此我们是经常聊天到深夜。内容也是什么都有,从生活到工作,从学校到社会,从人生到性爱。从聊天中我得知她在浙江温州,做毛纺品的销售。那一阵子,我深切的感觉到我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于是我对她说:“做我女朋友吧,”她可能很害羞,发了个心跳的图案过来,又隔了很久对我说:“我也喜欢你。”哈哈,有戏。各位兄弟,不瞒大家说,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如此主动的向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去示爱。我的性格比较内向,我自己认为都是很不可思议的。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每天都和她聊天,有时视频,有时短信。非常的快乐,那一段时间内我是真的体会到“恋爱中的人是最幸福”的含义。那时我也在视频上看到了她,用一个词来形容她“漂亮”。鹅蛋脸,细细长长的眉毛。眼睛不是很大,笑起来很有女人味。带了一副“金丝“眼镜。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嘴唇微微有的上翘。头上还留了些流海。一看就知道很有个性的。真是“倩人不需施粉黛,面若梨花”啊。%G+U^0?EcF
2005年9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告诉我说:“她想见我,”我说:“我也想啊,但你在温州,那么远,我一时间怎么去啊。”她接下来的话让我是又惊又喜,她说:“我现在就在常州,你来吧,我在文化宫广场等你。”起先我不怎么相信她能看我,从温州到常州不下500公里吧,这么远。但是我听到文化宫广场,又有点犹豫。她要是没到常州,她怎么知道有个文化宫广场呢?再一个,她说话的口气也不像是要骗我。所以我决定还是去。看看时间快中午11点半了,于是我对她说:“静儿,你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我吃过饭就过来。”我们公司中午是11点半下班,我是飞一般的跑下楼,在街上随便吃了点东西,说实话记不得吃什么了。吃完我就搭了辆中巴车去常州了。我们公司在常州的郊区,离常州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中巴车走的慢,晃晃悠悠的在路上跑,时不时还有人上来。总之是感觉时间过的慢。静儿也是不断的发短信问我怎么还没到。我急啊,内心如焚。好家伙,车开了四五十分钟总于是到常州了,马上打了个的就奔文化宫去了。车站到文化宫其实不远,出租车就2分钟的路。但是交通很挤,硬是开了5分钟。下了车我倒是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我慢慢的走上台阶,仔细的寻找我的静儿,广场上人很多,不好找。这时候她电话来了,叫我右转,往前看。啊,终于看到了她,真的是她。我慢慢的走过去,她看着我笑。我也不说话,仔细的打量她,身材很好,估计有一米六八的样子,没穿高跟鞋,只是一双帆布鞋,红颜色的,上面有SNOOPY的图案,很可爱。下身穿了一条低腰牛仔库,把她修长的美腿和丰润的臀部曲线雕凿的近乎完美。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套衫,棉质的,有点松松垮垮的。胸部看着不是很大,算是小笼包型的吧。身上没有一点赘肉,透入出少女的气息。还是她先开了口:“干嘛呢,这样看着我啊?我们到那边去坐一会吧,”“好啊”我说。于是我们向西北角走去,那里还有几张空着的座位,也比较安静。我们并肩走着,我很自然的拉住了她的手。她转过头深情的看着我,像是有很多话要说,但有没说,只是浅浅的笑了一下。我们静静的坐在文化宫的角落里,我轻轻地问她:“今天怎么有空来常州啊,特意来看我的吗?”她笑笑,她说话总爱笑,轻轻地,浅浅地笑,很自然的笑。对我说:“不是,我是来看我父母的。”我很诧异:“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的父母在常州啊?”她接着说:“本来今天我要走了,但是又想你,还是忍不住给你打电话了。我车票都买好了,你看。”说着她拿出了一张火车票,15:20去杭州的,然后再转车去温州。我突然感觉很失望,这叫什么嘛。我缓缓的伸过手搂住了她,她没有丝毫抵抗的意思,顺势倒在我的怀里。一股清馨的女人味弥漫在我的周围,我的双手,我的鼻孔,我的思绪。我深情的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她轻轻的对我说:“锋哥哥,吻我好吗?”这样的呼唤,这样的请求,谁人能抵抗,能拒绝。那样丝丝缕缕的声音,即使是钢铁也会成为绕指柔啊。我慢慢的吻了下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双唇。我感到她的双唇是如此的热,不,应该是烫。再看她的脸,是满脸的期待。脸颊上已经泛起了朵朵红晕,呼吸之间也有些沉重。我就这样,细细的看着她,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就像对着一个红红的苹果,迟迟不忍下口。她见我吻了一下没了反应,慢慢的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我。突然她仰起了头,重重的吻了上来,我就像被一条眼镜蛇突然攻击了一样。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的双手就缠住了我,搂住了我的脖子。激烈的拥吻,我想不出比激烈更恰当的词。咬,对,我们是在撕咬。疯狂的吸允着对方。就像是在争食世界上最后一滴蜜。很久很久,我们分了开来。要是不分开,我想我是要窒息了。舌头是流着她的牙印,我猜想,因为有点疼。我没有想到她是如此的疯狂,我想她是爱上了我,我想我也是。路人在看我们,从我们身边走过,眼睛却还看着我们,看得我们有点不好意思。)L @0Lk7d
“唉,你吃饭没有啊?”我问。她翘起了嘴巴说:“没有呢”。“干嘛不吃啊,我不是让你吃饭去了嘛”我埋怨她。她说:“我看不到你,我吃不下,我紧张,一紧张我就吃不下东西。”bbs.taiwanp.com:|1q+hQ/f
我拉起她的手说:“走,我陪你吃点东西去”。我们手拉手一起走向购物中心旁的KFC店。我为她点了一份香辣鸡块、一份草莓冰激凌、一份时蔬汤、还有一份薯条。我吃过了,我就没什么,只要了一大杯可乐。她拿了2根吸管。并要服务员打了发票。(各位吃KFC一定要发票,这样KFC就交税了。)我们随便选了座位,但接下来我们俩却成为了别人的焦点。我喝着可乐,看着她吃。吃着吃着,她向我示意,我以为她想和我说什么。我把头靠了过去,她闭上了眼睛,我知道她想干什么了。我吻住了她,在KFC里接个吻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她却从嘴里面塞了一块鸡肉过来。嚼了一半的,我接了过来看看她真可爱。我嚼了几下,她又把头靠了过来,吻住了我,并用舌头把我嚼好了的鸡肉抠了过去。然后对我说,我就要你喂我。不知各位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我想这要求不算很过分,但是在公共场合还是有点困难的。这倒是还好,吃冰激凌更是刺激。她含了一大口冰激凌,然后慢慢的度到我的嘴里。哇,好凉啊,我准备吃下去的时候,她却偏偏不让,又从我的嘴里吸了过去。因为动作大,发出了唏溜唏溜的声音,还搞得冰激凌流得我下巴上都是。赶快拿餐巾纸擦了擦。但引来周围一片目光。还把服务员引来2次,服务员想说什么,看见我一回头又没说什么退了回去。嘿嘿,现在想来真是刺激。

S]OX R;DN_bbs.taiwanp.com从KFC出来我看了一下时间,快2点半了。我对她说:“吃饱了,走走吧,帮助消化。”她同意了,于是我们就朝着步行街慢慢的走去,时不时还接个吻,当然还是引来行人一片注目。快到步行街的时候,我说:“我想买双鞋子,你陪我吧”,“好啊,正好我也想买些衣服”她看着我说。先帮我买鞋子,我们走了很多店。但我始终没有看上一双鞋。她的衣服倒是买好了,买了一件内衣,一件秋装外衣,马上就是秋天了。当然都是我付的银子,为心爱的女人买衣服我想每个男人都是舍得的。常州步行街虽说敢不上上海南京路步行街,但一圈下来也是脚很累的。我们就在里面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买了2杯果汁。她坐在我的腿上,看着里面的行人来来往往的。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老二硬了起来,刚好顶在她最敏感的部位。她回过头对着我的耳朵说:“下面是什么东西啊,硬硬的顶着我”。“什么啊,我不知道啊。”我故作不知,其实她也知道是什么。“要不你摸摸吧,摸了就知道什么了”我坏坏的笑着说。她也是坏坏的笑着看我。我们看着行人来来往往,她小声的对我说:“你看,那个女人走路不好看,”“嗯,有点难看,背不直,胸不挺,有点驼背似的。”我也看到了那个女人。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议论着从身边走过的女人们。不知何时,老二软了下去,我站了起来说:“走吧,我们出去吧”。我们还是晃晃悠悠的走,出来步行街门口。我又看了一下时间3点15分了,我知道她今天是走不了了,我也不想她走。走过红星剧院的时候我对她说:“今天留下来吧,陪我好吗,我想要你。”她说:“不行啊,我票都买好了。”然后我告诉她已经3点20了,你来不及了。
'ozsa
N她很生气的样子说:“你真坏,也不告诉我。”我说:“告诉你了,你不就走啦,那我今天晚上会很痛苦的。”她说:“你这个小坏蛋。”有她这句话我知道,今晚我有戏了,我要开荤了。摩洛客中文论坛 》》》暫時關閉注册中aKN_^J
“走吧,我说,我鞋还没买呢,陪我到购物中心去看看吧。”购物中心正在装修,很乱。上了二楼,就是临时的皮具鞋帽专卖。随便一看,靠,贵的要死啊,没有低于400以下的鞋。找了一个相对便宜的店坐下来试鞋。好像是花花公子的,也要四五百。服务员很热心,蹲在地上为我试鞋,操,服务员真他妈的性感。穿的是黑色低胸夏装,胸特漂亮,雪白雪白的,乳沟那个深啊,无法形容。脸蛋也不错。我怀疑是不是有意勾引我的。坐在那里极不舒服,老二又要翘起来了。刚穿了一个鞋,我马上脱了站起来走人,要不这样,等两个鞋都穿好了,我就站不起来了。那不是丢人丢大了,里面售货员还全是女的。我拉着静儿就往下走。出了购物中心,我想还是先找个住的地方吧,这样做什么都比较方便。看看时间快4点了。刚好旁边就是和平假日大饭店,四星的吧。我对静儿说:“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她明白我的意思,对我说:“你是不是想干坏事啊”我说:“对啊,我快想疯了”。她吃吃的笑,并用手捏我的腰眼,我知道她不反对。于是我们就向酒店走去,进去了看看,还不错,不愧是四星级的酒店,价格也不便宜,标准间400多。我们是迫不及待,拿了房卡就上楼了。电梯里没人,我们忘形的接吻。有人了,我们老实的搂着。13楼很快就到了。急急的打开了房门,开灯,关门。又搂在了一起,拼命的吻着,翻滚着,抚摸着。我已经急的不行了,老二再度翘起,但当我要用手去摸索她胸部的时候,她总是有意无意的用手挡住了,我想要褪去她的长裤,她也不让。这样子你来我往,我始终是不能前进尺寸。于是我用手按住了她的手,用右脚的膝盖分开了她的双腿,然后我深深的吻住了她,并我膝盖不断的在她的阴部摩娑,不停的吻,不停的摩娑。她喘着粗气,渐渐地开始了呻吟。但还是阻挡着我,并且一直在喊着“锋哥哥,不要,不要啊。”这样子搞了好一会儿,她乞求我:“锋哥哥,不要,不要啊,你说过不会勉强我的。”我听了,为之一颤,我这算什么呀,我不喜欢强求的,于是我松开了双手,轻轻的吻着她,对她说:“好,我不勉强你,反正今天你早晚都是我的”。“嗯”这就算是她的回答了。她靠在我身上,我打开电视,随便的看着。也不知道看着什么。时不时吻一下。快到5点半的时候我说:“你饿不饿啊,我们去吃点东西吧。”“好啊,我也有点饿”她说。我们也没走远就在酒店的餐厅点了几个菜,我不怎么喝酒,就点了一罐酸奶,她也喝酸奶。菜一会就上齐了,味道也还不错。(各位兄弟,常州的饮食行业比较发达,有机会可以去尝尝。当然,我在的这家还排不上号的。)我们很快就吃好了,有点饱。付帐,走人。准备回房间,但是一想,饭后不宜做爱。要先消化消化。我们决定,出去散散步,顺便也买几个套套。从和平假日有走到步行街,不过没进去。走的慢,单趟大概就花了20分钟,一路上想买套套,可是就是没见到哪地方有卖的,郁闷。在步行街门口坐了一会,我们就往回走。一路上还是没买到,连个便利店都没看到。到了酒店门口才看见有个水果店,想买点水果晚上吃。过去一看,好家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在水果店旁有个24小时便利店。水果也顾不上买了,就直奔便利店买套套。然后直奔房间。一路走来,有点累。我先冲了个澡,然后放了热水给她泡澡。我就躺在床上看电视,一会儿她裹了个浴巾走了出来,全身湿漉漉的。我拍拍床,让她过来,她摇摇头就是不过来。却钻进了另外一个床上。我那里等得及,你不过来,我过去。跳着上了她的床,钻进了她的被窝。浴巾已经没了,被子下面是一具光溜溜、香喷喷、赤条条的胴体。我也不急,这做爱,调情是最重要的。我便慢慢的吻她的脸,吻她的唇,吻她的耳朵,吻她的脖子。都说女人的耳朵和脖子是很敏感的,这我现在确信是真的。轻轻的咬她的耳垂,对着她的耳朵,轻轻的吹几口气,我能感觉到她的变化,浑身在动,在呻吟,虽然声音很小。她很配合,也很主动。双手也是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摸索。我顺着她细细白白的脖子往下游走,不断的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女人洗过澡后那股子清香不知如何形容。令人神往,无限的遐想,更能激发起强烈的性欲。我抚摸着她的胸部,一个字平。没胸,原来她没胸。难怪她先前不让我去摸她的乳房。原先看到的小笼包其实是胸罩。平平的胸部只是微微隆起,上面有两颗红樱桃。这时经过我的一番挑逗,已然是充血勃起,随着呼吸起起伏伏的。虽说乳房小,但却是非常的敏感。我用沉重的鼻息去刺激它,明显的感到它在颤抖。当我用舌尖去舔它的时候反应更是大,整个人都在颤抖,呼吸也加重了,喉咙深处的呻吟大了起来“∼啊,锋哥哥∼∼∼啊”。我在她两个乳房上不断的吸允着,并用牙齿轻轻的撕咬它,她的呻吟更大了点,“∼啊…..啊…..锋哥哥我爱你”,“嗯∼我也……爱你”我含糊不清的回答她,上下其嘴,哪有空暇啊。这时她仰起头来,深情的注视我,双唇重重的吻了过来。不知什么时候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慢慢的、直接的把我的手带到了她最神秘的地方——阴户。我知道了她的意图,上面的抚慰已经满足不了她的欲望了。我小心的伸出一根手指——中指,轻轻的探入她的禁地。哇,好温暖的一个地方啊,早已经是湿透了。上面滑滑的、粘粘的,我用手指肚在上面轻轻的打着圈圈,慢慢的分开了她的阴唇。阴唇微微有点黑,就像花瓣一样,我把它分开,它又合上。手指再往里面一点点,我碰到了一个稍微有点硬的东西。应该是阴蒂了,看,粉红色的,特别漂亮,还在颤抖着。对,它也勃起了,就像男人的鸡巴,一样会勃起。这说明她有着强烈的欲望。我用舌尖去轻轻的舔它,刚舔了一下,静儿的身体整个像触了电一般的抽搐了一下,双手按住了我的头,使我动弹不得,许久才放开。我知道她这是兴奋了。于是我继续我的工作,在阴蒂上用舌尖打圈圈,由慢到快,由轻到重。静儿不再按着我,但身体的反应却是越来越强烈,甚至用手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抓痕,两条腿也是不老实,弓起来,放下,又弓起来,再放下。我更卖力了,拼命的舔着,吻着,吸允着。就像婴儿吃奶一般,拼命的吸食着人间甘露,一丝一毫都不愿放弃。那味道,有点微咸,淡淡的女人味,好吃极了。她的呻吟早已是含糊不清了,哼哼唧唧的也听不清楚是什么。这样子我用嘴帮她按摩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样子后,感觉舌头都有点麻木了。于是我改用手指,还是中指,我敢说男人的中指是最淫荡的手指,也是最富有情趣的手指。我慢慢的用中指插入了她的阴道内,这和刚才的外阴部位绝对是不一样的感受。温暖无比,湿润非常。软软的感觉无法言语,只一根手指,轻轻的把我包裹住。我的手指在里面开始来回的抽动,吧唧吧唧的声音随之而来。刚轻轻的抽动了5下,她的双腿突然一阵子抽搐,把我的手夹住了。静儿喘着粗气,头微微的抬起,双目紧闭,一动不动。过了几秒钟她长长的啊了一口气,夹着我的手的双腿也松开了。她闭着眼睛问我:“锋哥哥,我是高潮了吗?”靠,没这么快吧,我这才用手抽插了几下啊,我心想。“真的吗?只要你感觉到舒服就行”我一边回答,一边又开始了抽动手指。女人的阴道是非常敏感和脆弱的器官,我不敢用太大的力。手指上满是静儿的淫液,滑滑腻腻的。流得我满手都是。渐渐的我把一根手指换成了两根手指。这样感觉更充实一点。我不紧不慢的抽插着,这之间静儿的呻吟从没有断过,“啊‾‾‾‾,嗯……..好哥……哥,用……点……力。再…再快些。啊∼∼∼嗯∼∼∼。”静儿呻吟着说话,声音是颤抖的。听到美人的要求,我怎能不满足她呢,手下用力,速度加快。唧咕…….唧咕…….唧。我手上的水是越来越多,不管是插入还是抽出,每次都有水流出来,不,不应该是流。是溅、是喷,就如同是掘到了一口泉眼,流得垫在她下面的浴巾都湿透了一大片。她快乐的呻吟着:“嗯……..啊儿………噢…….”不知抽插了多久,我的手都酸的不行了。于是我停了下来,改用嘴继续。水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先前是吸允,那现在简直就是大口喝了,我喜欢这样的味道。我不再吸她的阴蒂,我直接对着泉眼吸。一股一股的,也不知她流了多少。终于她推掉了我的头,说:“不….不要了…..,用你的鸡巴吧,我受不了了,里面….里面好痒啊。”调情调了这么久,我也是快受不了了。鸡巴涨得难受的很。她帮我把套套 套在了我的鸡巴上,还亲了一下我的鸡巴,杜雷丝的超薄套套还是很舒服的,尽管我不是很喜欢用套套。二话不说,我把她的双腿弓起分开,而我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挺起我的鸡巴就往桃源蜜洞直钻去。顶了几下,没进去,最后还是她用手引导我进了去,可能是我太急了些。说实话,我的鸡巴不是很大,算是中上水平吧,在论坛上看到的都是什么大鸡巴,大的不得了的。我认为有些描述的不怎么真实,中国人的鸡巴普遍较小。但是插入了静儿的阴道感觉很紧凑的,不是特紧,却也是被她的嫩肉包裹的结结实实的,丝毫没有空隙。我开始缓缓的抽插,她不断的呻吟,啊∼∼∼噢∼∼·嗯……..噢……….。声声呻吟,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只能有一个动作来表达我的兴奋,就是不停的抽插。噗叱……噗叱……这是肉与肉的打击声,我的鸡巴拼命的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她的阴户。她也很主动的是不是抬起臀部迎合着我的抽插。喔……喔喔……锋哥哥……用力……用力,你插的好深啊……啊……好舒服啊……。快……再……快一点……锋哥哥,啊……噢噢……。我没有想到她叫的是如此的大声,要是隔壁住人的话,一定是能听到的,这时谁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只有做爱,忘情的做爱。我们之间很有默契感,我往往只有稍微一动,她就能知道我要怎么做。我把她的双腿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我的上身往前压,差不多她的脚能碰到枕头上了。这样做起来我感觉插的更深一点,集中我的力量于鸡巴上,狠狠的撞击她的子宫,每一次都是结结实实的。每撞一次,她就痛快的呻吟一下。她的声音不再是啊啊了,而是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她浑身在抽搐着,双腿肌肉紧绷着,不受控制的乱颤。我知道她是高潮了,阴道内的淫水一股一股的浇在我的龟头上,吧唧……唧咕……吧唧……唧咕,不绝于耳。她屁股下的浴巾早已湿的不像样了,连我的大腿上都满是她的淫水,顺着我的大腿往下滑,凉凉的。一个姿势做了久了,就换另一种姿势。反正我把我从A片上看到的好的招式差不多都用上了。我不知道她高潮了几次,在一阵阵疯狂的抽插下,我也渐渐顶不住了,我知道我的高潮也要到了,又是一阵疯狂的抽插,我也叫了啊……啊……啊……啊,我突然把鸡巴重重的顶在了她的子宫上不动,精液一下一下的喷涌而出,人却不受控制的一下一下的抽搐着。缓缓的我实在是累的不行,趴在了她的身上,刚才雄风无比的鸡巴也低下了高昂的龟头。我们都累了,我睡在了她的怀里,过了一会儿,她抽出了我的鸡巴,拿下了快要掉下来的套套,里面满是我白色的精液。她看了一下,坏笑着说:“好多啊,你真厉害,我爱死你了”,然后把它小心的放在了垃圾桶里。还用卫生纸帮我把鸡巴上残留的精液擦干净了。把床上的浴巾也拿掉了。然后上床,我们相拥着昏昏的睡去。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2-14 03:05 PM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YinWoWo - 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 5.5.0  c 2001-2007 Comsenz Inc.